2003年3月初,内蒙古考古人员在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吐尔基山发现一座神秘的千年古墓,古墓里的凤棺内躺着一具无名契丹女尸。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许多猜测。2004年9月中旬,又有两名文物考古专家对凤棺内契丹女尸的身份提出了两种不同的新观点,使得吐尔基山辽墓考古再起迷雾――

千年古墓

2003年3月9日,一些工人在吐尔基山开采石矿,一阵山石滚落后,一片奇异的石壁突然裸露出来。巨大的石块上,明显残留着人工雕凿的痕迹。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塔拉闻讯后,立即率领考古队赶赴现场。凭着丰富的经验,考古人员立刻意识到石壁背后肯定隐藏着不同寻常的东西。

在现场考古人员的指挥下,采石工人对石壁附近的大量碎石进行了1个月的清理后,一条甬道显露出来。在甬道的尽头,赫然伫立着一个巨大的石门,死死地挡住了里面所有的秘密。

甬道边的墙壁上,一些斑驳难辨的壁画引起了考古人员的注意。在壁画中,还有一处看似文字的奇怪符号。此时,这一消息已经惊动了多家媒体,本报也进行了跟踪报道。

数日后,巨大的石门打开了。然而,又有一道木门挡住了人们的视线,还有1米多厚的泥沙淤积在木门旁边。清走淤积的泥沙,完全暴露出来的木门上,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铜铃铛,还有一把锈蚀的铜锁紧锁着木门。

与此同时,塔拉派人将现场发现的看似文字的神秘符号送往北京,古文字专家刘凤翥先生一见到这些符号就断定,这是已经消失了700多年的契丹文字。考古人员据此断定,自己即将开启的是一座辽代契丹古墓。

凤棺疑云

经验丰富的考古人员担心木门后藏有机关,他们在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在查明没有机关后,木门缓缓被打开。在手电筒微弱的光线中,古墓中央一个鲜红的棺材出现在考古人员面前,画在棺材上的一只金凤凰,仿佛正要从幽暗中飞出来……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凤凰的图案是皇室女性的标志,普通人是不能随便使用的。在古墓内,考古人员又发现一副镏金的银马鞍,马鞍上又一次出现了绘制精美的金凤凰。还有一个银盒,上面竟然用金子雕刻着一条团龙。

然而,走进墓室的考古人员环顾四周,却发现这个墓穴建造得很寒酸,与极具皇家气派的随葬品比起来,显得极不协调。这是一间接近于正方形的墓室,长宽都不足4米,顶高也只有3米多。墓室四周的墙壁是用粗糙的大石块堆砌而成,里面的空间异常狭小。考古人员由此分析,墓主人可能是在仓促中下葬的。

随后,考古人员在墓室的地上,又发现了一块块从墓墙上脱落下来的残缺壁画。奇怪的是,从墙上坍塌下来的壁画,画面应该是朝下的,可这些壁画画面却是朝上的。考古人员分析,这是修造墓葬以后,白灰还没有干,壁画就画上去了,还没等壁画晾干,墓主人就下葬了。墓室受潮后,壁画的泥土往外一鼓,中间空了,底下松了,壁画就滑了下来,所以它的画面朝上。

墓室内的凤棺以及先后出土的大量金银器、一个奇特的玻璃器皿等贵重的陪葬品,无不显示着皇家气派。可是另有种种迹象表明,墓主人却是在仓促中下葬的,再加上搜遍整个墓室都没有发现墓志铭,这些反常的现象使得墓室里愈发疑云重重。

神秘阴影

2003年5月下旬,考古人员在吐尔基山的发掘工作全部结束。由于发掘现场不具备开棺的条件,考古人员将凤棺密封后,连同发现的所有文物一起运回了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数日后,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开启了巨大的棺盖。出人意料的是,凤棺里面竟然还套着一个内棺,内棺棺盖上,依然绘有一只金光闪闪的凤凰。与外层凤棺不同的是,在内棺上凤凰的中间,还绘有一条金灿灿的团龙。这无疑在昭示着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内棺的棺盖也被打开了,这位1000多年前死去的神秘女人出现在考古人员面前。塔拉从医院调来了医用X光机,从墓主人的头部开始慢慢扫描。墓主人上身的骨骼完整,还有一些深浅不一的阴影渐渐出现了,这些阴影大约有三四厘米宽。

考古人员初步判断,凤棺内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子。可是,这个契丹女子为什么在正值青春年少时就死亡了呢?

X光机又搜索到死者的身上隐藏着许多随葬品,都是典型的契丹人使用的珠宝、首饰。X光机在死者的头部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随后在墓主人胸部出现的一些大块阴影中,又发现有许多斑点,并且随着X光机的移动,斑点越来越多。这些神秘的阴影,会不会和墓主人的死亡有着一定的关系?

中毒而死?

2003年6月14日,考古人员从凤棺内取出内棺,打开四面的板壁,这位沉睡千年的契丹女子终于全部暴露在了人们的面前。提取随葬品工作开始后,X光机在墓主人头部寻找到的那个奇怪的东西,原来是一个用黄金打造的头箍,上面依然装饰着凤凰的图案。紧接着,考古人员惊奇地发现,墓主人骨骼漆黑异常,跟正常死亡者的骨骼大不一样。此外,墓主人上半部分保留较为完整,但是下身的骨骼和丝织品全部成了泥状或粉末状。

考古人员又在墓主人的腿部找到了几枚镏金的铜铃铛和一根十分特殊的鞭子。随后,又相继找到了一条硕大的金项链、5枚黄金戒指,戒指上还镶嵌着绿松石之类的宝石。所有的随葬品都贵重华美,令人惊叹,这也再次表明了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接下来,又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正当考古人员准备取出墓主人贴身的一件衣服时,一些闪着银光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考古人员此时才恍然大悟,在X光机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大片阴影原来全部是水银。具有强烈毒性的水银一出现,使得墓主人的死因再次增添了几分杀机。

2003年11月27日,塔拉把从墓主人身上不同部位取得的样本送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塔拉是想通过实验检测,了解水银到底是用来杀人的,还是用来防腐的。这样,他就可以决定,是继续沿着阿保机公主的假设推进墓主人身份的求证,还是另辟蹊径。水银含量的检测实验,能否得出准确的答案?这里的实验人员根据塔拉的要求,分别测定了墓主人的指骨、椎骨、肋骨,和一段头发中水银的含量。

当样本溶液被注入检测仪器后,数据随之而出。三份骨头样本中水银的含量大大超出了正常范围。墓主人头发中水银的含量最高,竟然是骨头样本的三倍。

专家认为,这样高含量的水银足以之人死命。但针对吐尔基山的墓主人却不能草率认定水银就是杀人真凶。

因为有一种情况不能不考虑,死者和水银是长期处在一个密闭的环境里,一千多年来,水银会不断蒸发。死者骨头和头发中的水银,很可能是在这期间一点点渗透进去的。

而且,从头发的水银含量高出骨头样本的三倍这个事实来看,正是因为头发的表面积大,吸收的水银才会更多。

另外,专家还从中毒学的角度分析,当人被灌进大量的水银后,很快就会死亡。血液还来不及将水银带到头发中,如果立刻检测,在死者的头发里,是很难化验出水银的。中毒实验无法确认水银是死者生前吞服的,还是死后被灌进去的。那么水银防腐的可能性是不是依然存在?

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巴林左旗,距离祖陵山不远的地方,有这样一座契丹人留下的石头房子。传说,当年契丹王朝的第一位皇帝耶律阿保机死后,他的尸体曾在这里停放了整整五年。因为契丹人是在人死后才开始为他建造墓穴的。

在王朝早期,契丹人还没有形成用面具和网衣来保护尸体的习俗,那时也许真的会用水银来防止尸体腐烂。由于目前不能打开阿保机的陵墓,得到更多关于水银的说法,一切只能是推测。

到目前为止,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能够排除水银是防腐的可能性。那么墓主人的死亡就有可能是正常的。所以,塔拉认为,吐尔基山墓主人是阿保机公主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根据辽史的记载,阿保机的公主是因病死亡。为此,塔拉立刻和人类学专家取得了联系,他要对死者的骨骼进行体质人类学鉴定。如果能够找到死者生前患病的证据,墓主人的身份和阿保机公主就有了相当接近的地方。

2003年12月20日,墓主人的重要骨骼和头骨被装进保温箱,由塔拉亲自驾车送到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该研究中心朱弘教授的调查从死者的椎骨开始了,在显微镜下,一些当初没有发现的细节被放大了出来,死者椎骨椎体的上下两个圆的边缘已经完全形成,很锐利,并且出现了骨刺,证明墓主人生前患有严重的腰椎疾病。从两侧的耻骨联合面的形态变化来看,它的边缘已经完全形成,而且中央已经开始往下凹陷。那么这样的特征可以明确地说明,她的年龄应该是从30岁到35岁之间。后来,朱弘教授和体质人类学博士方良,根据墓主人的骨骼特征,最终确定了死者的身高为159,2公分,根据契丹人所属的蒙古力亚人种的种族特征并参考了许多已经发现的契丹壁画,复原了这个这个契丹女子的相貌。在古老的年代,一个年近40岁身患疾病的女人,她的死亡也就不那么离奇了。

通过朱教授的努力,塔拉对土尔基山墓主人有了更清晰地了解。她很有可能是因病死亡,塔拉感觉,离最终的结果似乎越来越近了。

这时,塔拉又掌握了一些阿保机公主身世的细节,记载就是说她无子而终。

塔拉找来墓中出土的一对纯金杯子,在显微镜下这只金杯上的图案紧紧地吸引了塔拉,这是一组求子图,表达了墓主人对生育的期盼。也许吐尔基山的墓主人和阿保机公主一样,都是无子而终,所以才钟爱这样的图案。

此外,塔拉还注意到,辽史中记载:耶律阿保机的皇后是西域人。皇后述律后在嫁到契丹本部之后,她带来了大量的西域文化,一个有着西域血统的公主,她的随葬品中应该显示出特殊的风情。在土尔基山出土的随葬品中有这样一只玻璃杯,它曾让塔拉过目难忘。塔拉认为这件玻璃器不是考古人员的,也不是契丹人的,也不是中原的,它是从西域过来的。在陈国公主的墓中也曾发现玻璃制品,但品质无法和那只杯子相比。假如墓主人是阿保机的公主,因为母亲是西域人,她似乎有理由拥有这样品质上乘的玻璃杯。

但这时的塔拉异常清醒,尽管许多迹象都在接近墓主人是阿保机公主的假设,可这毕竟是一个没有墓志铭的人,墓主人身份的确定要慎之再慎。

东丹王之女阿不里?

2004年9月上旬,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经过研究后,得出吐尔基山辽墓的主人是东丹王耶律倍之女阿不里的初步结论。

东丹王耶律倍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长子,也是契丹定国后的首位太子。耶律阿保机征服渤海国后,将其更名为东丹国,封耶律倍为东丹王。耶律阿保机死后,皇太后述律平摄政。由于述律平不喜欢文绉绉的皇太子耶律倍,宠爱征战时总是冲杀在前的次子耶律德光。结果,在述律平的操纵下,耶律德光继承了皇位,也就是辽太宗。

王德恒先生指出,耶律倍失去了皇位,事事处处受监视、受掣肘,甚至还有生命危险。于是,他便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逃奔到了位于中原地区的后唐。他的儿子耶律兀裕(汉名耶律阮)、女儿阿不里都留在了辽国,兄妹两个相依为命,小心翼翼地过日子。由于谦虚谨慎,耶律兀裕终于获得了信任,成为太宗手下的大将。

据记载,公元947年春,辽太宗耶律德光在征途中病逝。随后,辽国群臣和众将领推举耶律倍之子耶律兀裕在军中继承了皇帝位,也就是辽世宗。述律平得知这一消息后勃然大怒,立即令其三子“天下兵马大元帅”李胡率军征讨。结果李胡大败。述律平只好同意耶律兀裕继承皇帝位。后来,述律平和李胡再次谋反作乱,辽世宗将他们母子二人迁到了祖州严加看管。

在辽世宗登上皇帝位的斗争中,其表叔萧翰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辽世宗将自己的妹妹阿不里嫁给了萧翰,萧翰一跃成为附马都尉,掌握了军政大权。但是,萧翰在本质上并不同意辽世宗的改革和汉化政策,对辽世宗大量使用汉人为官尤其不满。

阿不里虽然是辽世宗的妹妹,但是受到守旧贵族们的影响,随同丈夫一起,勾结诸王大臣准备谋反,想要恢复旧制。但是辽世宗先发制人,先将萧翰处死,并且含泪将妹妹阿不里下狱。据史书记载:阿不里下狱不久即死去,死因不明。后人估计自杀的可能性较大。

王德恒先生因此推断,阿不里是辽世宗唯一的妹妹,又具公主之尊,述律平在祖州被软禁后,太后府的财产大部分归了阿不里。所以,吐尔基山墓主人奢华的随葬品阿不里都能够得到。因此,单纯从随葬品方面来看,阿不里完全可以享有如此贵重的随葬品。

这个墓葬非常不完整,只修建了一半。能够看出是匆匆下葬的,看来是没有时间从容不迫地修墓,甚至连墓志铭都没有镌刻。因此,随葬品和墓穴显得很不协调。

从种种迹象分析和推断,王德恒先生认为这些倒是非常符合阿不里当时的具体情况的。阿不里入狱后突然死亡,可能是自杀。因为是犯了谋反的大罪,不可能再精心为她修墓地,只能埋在未完成的墓穴中。至于那些随葬品,是辽世宗看在自己的亲妹妹的份上,会让她随身携带的。至于妹夫萧翰,辽世宗绝不会让他和妹妹合葬的。在阴间,夫妇俩只能劳燕分飞了。

辽太祖之女质古?

吐尔基山辽墓的开启,引起了契丹史专家、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厅文物处处长王大方的关注。王大方认为,墓主人腿部的神鞭,膝部栓的小铜铃铛,以及在墓穴中发现的两件银号角都和舞乐、驱鬼、祈福有关系。契丹人信奉一种神秘宗教萨满,而且萨满巫师通常是由女性来担当的。因此王大方大胆推测,墓主人有可能是一位萨满巫师。

可是,当时现场的考古人员则认为,古墓中龙和凤大量出现,一个神职人员根本不能够享受这样的皇家待遇。

随着考古工作的进展,王大方再次推测,墓主人可能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女儿。但是,这一推测在当时还没有找到充足的依据。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王大方一直在为自己的推测寻找着依据。当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提出墓主人可能是东丹王耶律倍之女阿不里的观点后,王大方也拿出了自己苦寻数月找到的依据,他仍然认为墓主人应该是耶律阿保机的女儿。

王大方指出,根据《辽史》卷六十五《公主表》所记,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和皇后述律平只有一个女儿名叫质古,她贵为公主,而且又是一名女萨满――奥姑。

奥姑是早期契丹社会所特有的,由族中显贵的女性担任,“契丹故俗,凡婚燕之礼,推女子可尊者坐于奥,谓之奥姑。”“奥”是方位词,特指契丹人所居穹庐毡帐的西南角。在《公主表》所列的各位公主中,只有质古一人“幼为奥姑而她人不是。”通过在质古幼年时被推为奥姑一事,可知她在早期契丹社会中带有神女的色彩。

在契丹神话中,有青牛与白马的传说,把执牛角、驾牛车的女子尊为契丹女神。当时的童谣有“青牛妪,曾避路”的歌谣(见《辽史》卷七十一《后妃列传》)。驾青牛的契丹女神所使用的法器,就是牛角号和牛铃,这两件法器在吐尔基山辽墓中均被发现。因此,可以推断该墓主人的身份是契丹女神的代表。

然而,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即使是高级的巫师也无权使用皇家专用的龙凤装饰用品来陪葬。在吐尔基山辽墓中,考古人员不但发现了银号角和日月金银牌,而且在墓主人的彩棺和丝绸衣物上,还发现凤凰这种只有皇家女子才能使用的图案。这就说明:吐尔基山辽墓女主人既是皇家公主又是萨满神女。在辽代218年的历史中,同时具有这两种身份的女子,只有质古公主一人。

质古公主的丈夫名叫萧室鲁,他是皇后述律平的亲弟弟,质古公主的亲舅舅,据《辽史》卷七十一《后妃列传》所记,质古公主与萧室鲁生有一女,名叫萧温,她是辽太宗耶律德光的皇后。甥舅之婚,在契丹皇族看来,是最亲密的婚姻。质古公主没有儿子,而在吐尔基山辽墓随葬的金杯上,恰有“求子图”的雕刻。

辽太祖五年至七年(公元911~913年),耶律阿保机的弟弟剌葛发动叛乱,经过3年血战,耶律阿保机平息叛乱,首犯剌葛被俘,协从萧室鲁自杀,质古公主病死。王大方认为,其实,质古公主的最终死因,不是因病而是因为跟从其丈夫叛乱,最后悔恨服毒自尽,但其父和《辽史》只是说她病死,并不愿意彻底揭穿真相。所以,《辽史公主表补正》说:质古“从其叔剌葛等谋乱。事败,太祖未罢之法”。

正因如此,作为父母,一方面希望女儿的灵魂能够得到解脱,另一方面还不能把事实真相说明白。于是,便匆匆修筑一座墓室,将豪华的皇家公主用品和成组成套的萨满神器一并入葬。至于驸马萧室鲁,他既是叛乱的罪人,又已经畏罪自杀,所以辽太祖和皇后述律平是不会让他与质古公主葬在一起的。同时,也不会按照惯例为质古公主书写墓志铭。

王大方还指出,述律皇后的祖先是西域回鹘人,信仰佛教。在吐尔基山辽墓出土的彩棺上,装饰有铜火焰珠和许多铜铃,这些都是佛教文物,与新疆出土的同类回鹘彩棺相同。因此,可以确定此时契丹族上层已经信仰佛教。在吐尔基山辽墓出土的彩棺正面,又开有木门,刻有侍从像,这是希望死者灵魂能自由出入于天上地下的象征。

期待DNA破解墓主之谜

如今考古工作者已经探明了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和皇后述律平陵寝的准确位置。待采集到吐尔基山墓主人的DNA数据后,将来就有可能和阿保机的DNA做比对,那时就可以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阿保机女儿了。我区考古人员委托吉林大学的DNA考古实验室对墓主人进行了DNA提取,但是由于年代久远,DNA序列残破得很厉害,骨头中金属含量过高,严重干扰了数据的显示。考古人员还将对墓地周围进行遥感测试和再次的DNA提取。我们相信,先进的科技手段,总有一天会揭开这个千古之谜的。

来源:一点资讯网       时间:2018.3.20

解开美的奥秘,在塑重生信心,为您的美丽事业扬帆远航。

怀远县夏侯幻露塑料、树脂工艺品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中国领先的专业创业服务平台,致力于帮助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推动各领域高成长企业快速发展。 为创业者提供高价值的资讯与服务,推动中国创新创业。旗下拥有传媒互动、创业孵化、融资服务等业务。 产品与服务 包括 网站、杂志、App、微信公众号、微博、数据库、创业创新榜单、研究报告及峰会等,为创业者提...
案例展示六
已和我们合作的企业 查看更多+
案例展示五
案例展示四